展览预告 | 时代脉搏——丁远阁美术作品展
分享到


前言

  在逆境中奋发——忆画友丁远阁

  50年前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是上山下乡知青,每逢回广州探亲,都与哥哥中如抓紧画画练习。一天,一位知青画友,把在南方玉雕厂当临时工的丁远阁带来我家,从此,我们就一起画画。经过文革破四旧之后,我老家广州耀华大街30号的西关老大屋,已四壁清空,我们六、七个年青人,天天聚在前厅,手拿画板,蹲在矮板凳上画素描石膏像及人物肖像。必须提及,我们的老宅现已被广州市人民政府定为“广州市历史建筑”,此建筑地台高筑,楼阁高阔,当我们聚在一起画画时就把大门打开。当年西联中学的红卫兵,抢到汽车就按着喇叭在我们家门口驶过,成群小孩尾随追逐欢叫,街头筑起木栏栅,“人民纠察”终日值班巡逻,只有30号的前门大开,几个小青年天天蹲着画素描、水彩,不时爆出欢笑声,可以说这是当年西关街道的另类特色了。这一“景色”却引起了民警与“街道警察”的关注,他们穿戴袖章进门查问:“你们天天在这里画什么?这是谁的塑像?” 当时我们画的是古希腊诗人荷马像,其中一伙伴机灵地说:“这是阿尔巴尼亚民族英雄。”民警又指着一旁的谬斯侈问,我们说:“这是女游击队员像。”民警与“人纠”低头无语离去了,我们都开心笑了。而远阁一直是我们这一群青年人中的一位,只要有画画的机会,就风雨不改。远阁勤奋、刻苦,为人安静、踏实。记得有一年春节,我妈妈得知远阁父母还留在乡下农村,家中独自一人,生活艰苦,就留下远阁共聚团圆饭。

  远阁家住西场小巷,有时他找到街坊邻里当模特,就约我们过去画。远阁的母亲和蔼可亲,从来不打扰我们,她总是在背后像保护神一样看着我们微笑。我们根据一本《俄罗斯素描教学》的指引,画石膏、画肖像人物,互相观摩、互相批评、互相学习,进步神速。

  我们这几个聚在一起学习绘画的青年人,当时只有20岁出头,大家都生活简朴,穿着破旧,从不羡慕别人。一些年长的画友指着我们这几个后生说:“你们为人忠厚,不善交际,有点不合时宜。”其实,我们只专心画画,心无旁骛,只要能画好一幅画,有进步,就感到满足。在每年都举办的省、市美展中,能够入展就感到莫大荣幸了。记得当年远阁的油画《钢筋》与《竞赛》都入选了展览,因为他的题材直接源于他当临时工,当搬运工,以及在街道服务站工作的体验而画出来的,与众不同,真诚动人,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  又记得一次,广州美院的李正天老师来我家,我妈妈说:“中如、中羊都去了西场阿丁家画画了。”李老师马上坐公共汽车到西场,见到人就问:“我要找一个姓丁的画画青年。”当时西场地宽人杂,有自由市场,有职工宿舍,有庙宇,有学校,没有门牌地址是极难找到的,然而李老师竟然让人带到远阁家里。我们非常惊奇,芸芸众生的广州西场,“画画的阿丁”早已尽人皆知了。

  青春时期在绘画方面的苦练,给我们人生带来很大变化。远阁后来从搬运工变成出版社的美术编辑,我却在国外画行开辟新生活,一别就40年了。我听闻远阁兼任多个文艺美术部门的工作,对美术界作出了很多贡献,其美术创作范围已大大扩阔了,比如: 粤剧系列、印尼系列、舞蹈系列等等,成绩有目共睹,其中《同一首歌》《船台交响》《家园》给我印象特别深。从心里为他高兴!

  我时常梦回青春,梦见自己骑着“红棉牌”自行车从耀华大街到西场阿丁家的路途,中间经过立体交叉桥,又从桥上飞驰而下,微风拂面,多么自由、多么飘逸、多么写意! ......这就是我与远阁曾在艰难中渡过的一段时光,那段穷得只剩下快乐的时光!

  学习绘画的道路顺利固然美好,但若能在苦涩的日子中走下去更难能可贵。远阁的经历,留给我深刻印象的,正是他青春时努力奋发学画的那段日子。他的刻苦、他的进步与他的成绩,让我再次感悟人生:撇开你的出生、学历、环境以及人际关系吧,只要你坚持努力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就会成功!

黄中羊

2024年1月12日


作品精选


   

船台交响

水彩,139x90cm,2010

(肇庆美术馆藏)


广阔天地

水彩,86x120cm,2013

(肇庆美术馆藏)


沧海横流

水彩,100x138cm,1998

(肇庆美术馆藏)



  1、开馆时间:9:00-17:30(17:00停止入馆)。

  2、肇庆美术馆正常对外开放,校外人士进入学校请告知门卫参观展览

  3、观众参观时请勿在馆内聚集、饮食、触摸展品和展柜,严禁在展厅内喧哗、打闹。

  4、开馆期间,美术馆将落实各项安全措施,展厅定期维护,保障正常开放。同时也希望各位观众支持并配合美术馆工作,遵守规定并文明参观。


粤ICP备05008891号 © 优德游戏登录入口 版权所有
地址: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肇庆大道55号 邮编:526061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优德游戏登录入口